本文摘要:2019年4月8日中午,新疆人民广播电台派驻伊犁记者站记者史新农打来电话,说他马上来我家看望我的老朋友。

2019年4月8日中午,新疆人民广播电台派驻伊犁记者站记者史新农打来电话,说他马上来我家看望我的老朋友。赶紧去火车站接他。同事的朋友,久别重逢,非常做爱。

在车站附近的酒店里,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。拒绝收音机记者站的话,可能会有说不完的共同语言,让我回忆起停留10年记者生涯的感人岁月。

1963年我从上海支边入疆后,先下木厂,尔后在农四师工程处单位、师医院做宣传干事,热衷电台、报社发帖,多次入选优秀通讯员。1976年,新疆人民广播电台为首人来伊犁寻求驻地记者,征求意见。

当记者是我的梦想,当然不愿意。但是,必须回家和妻子商量后再提出要求。

恋人听了之后,当面表示态度,强烈反对在记者站工作。她说:既然你想成为记者,现在机会来了,怎么能自由退出呢?放心走吧,家里有我啊,千万不要扯后腿!1977年初,一张纸被命令,我成了电台驻地记者。当时,记者站正式成立,只有我和贾显义两名记者,条件困难,没有办公室。

平时我们两个很少见面,各自采访,回家写作。之后,电台在伊宁市中心购买了庭院、4套平房、3套住宅、水泥地、石灰墙、没有厨房、没有厕所、没有自来水、每天早晚去供水站挑水。

这在当时已经算了。搬家后,在朋友们的委托下,自己垫上煤棚兼任厨房。庭院里本来就有维吾尔族的居民,他们在庭院的角落挖了个茅坑,洞上坐了两块木板,洞边用土块做了两块墙。去厕所,里面有人吗?如果没有人接受,就不能进去。

夏天,简陋的粪坑臭气熏天,还能忍受。到了冬天,零下二十多度,下大雪也不得不解手。粪坑里的粪便冻成冰块,用铁锹去后站起来不方便。

我什么也没做,恋人和两个上小学的少女很痛苦。我上山去乡下访问不在家的时候,她们为洗碗做家务而奋斗,冬天下雨后爬上屋顶铲雪。

当时,恋人在伊犁技工学校工作,离家很近,每天骑自行车下班。上班的时候,偷偷买菜带回去。一进门,就忙着生火、炒菜、吃饭。除了整天做家务,还在院子里种菜、养鸡。

眼睛露出牙齿,整天开灯,很辛苦,很伤心。救她在学校很受欢迎,每次学校把西瓜、冬菜、煤分给各家,总是有人拜托她。1978年春天,乘长途巴士去特克斯县二公社访问了全国先进的设备知青队。

白天,了解田间地头、集体宿舍,与知青们一起工作,一起聊天,收集素材。晚上,在昏黄的烛光下,集中精力写作,然后深夜。

早上一起后,马不停地访问了扎根农村的知青典型。判决梓后,立即赶到县里,向邮局发稿。

就这样,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,倒数跑完了附近三个县的十几个乡村,写了二十多篇稿子。风尘仆人赶到家后,发现恋人病得很重。

我感到内疚,悲伤的鼻酸,泪流满面。恋人不仅没有怨言,还要求我说:没关系。

小缺点,睡两天就行了。一年春节前夕,去伊宁县多浪农场采访。回去的时候没有赶上最后一班车,好不容易上了小四轮拖拉机。

凛冽的寒风在耳边火了,冻得浑身发抖。到记者站时,完全冻结了。亲切的司机强迫我等待,混在一起送我回家。前几天在伊犁各地采集的大量原稿,除了广播电台外,还被中央台和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新疆日报》等报纸使用,也被选为《全国短报选举》。

1986年,由于恋人患类风湿性关节炎,必须照顾,一起回电台。十年驻地记者的一生,是我一生中难忘的人生经验。在这漫长而寂寞的日子里,忍受着寄居孤独,沉迷于坐在长椅上,孤独的灯光和格子一起爬,不累,高兴,不后悔。

本文关键词:大发体育,大发体育彩票官网

本文来源:大发体育-www.bgy851.com

admin

相关文章